“3D打印只是噱頭,如果真的能顛覆產業,那我的‘郭’字倒過來寫。”制造業大佬、臺灣鴻海集團董事長郭臺銘近日在媒體上公開唱衰3D打印,給當前廣受追捧的3D打印潑了一盆涼水。

    不過,這盆“涼水”顯然沒有澆滅人們對3D打印的熱情。在日前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中國科學院及中國工程院聯合主辦的新工業革命與增材制造國際研討會上,來自國內外3D打印領域的專家和企業家把偌大的會議大廳擠得水泄不通;同期舉辦的北京工業智能及自動化展會上,企業也紛紛展出了最新的3D打印設備和產品。

    應用前景廣闊

    郭臺銘唱衰3D打印的一個理由是“這項技術無法大量生產用在商業用途,不具有商業價值”。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中國3D打印技術產業聯盟理事長王華明卻提供了與之結論相反的事例。

    王華明是國內鈦合金激光快速成形技術的帶頭人,長期從事高性能金屬構件激光直接制造和特種耐磨涂層激光表面工程研究,在航空飛行器產品制造中對3D打印技術進行了諸多應用探索。“使用傳統制造技術生產一個C919大型客機機頭的主風擋窗框,僅磨具費用就需要200萬元,還要花費幾個月時間,而我們采用上述激光直接制造技術不到55天就能做出來4個窗框,成本非常低。”王華明說,“我們研究了近20年,如今已經取得了實質性的成果,包括從工藝到裝備到標準已走出了第一步,在多個機型的飛機上有所應用。”

    除了航空制造領域,3D打印技術從一出現就受到醫學界重視。上海交通大學數字醫學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的王成燾教授20年前就與上海市第九人民醫院等單位進行合作,購置3D打印設備,把計算機做出的三維骨骼圖像變成了實際的模型,應用到醫學治療當中。“截至目前,我們已經做了6000多例臨床服務,實現了產業化。”他說,“3D打印技術作用不可估量,是推動21世紀醫療個性化、精準化、微創化和遠程化的重要基礎支撐,未來還將探索個性化組織器官替代物制造,讓這項技術為患者帶來更大的幫助。”

    此外,3D打印技術在汽車、電子等領域也同樣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有業內人士預測,到2025年,3D打印技術的經濟影響將達到2300億-2500億美元。

    3D打印不等于第三次工業革命

    3D打印技術的奇妙應用激發了人們的強烈興趣,有人甚至將其看作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標志,并認為這項技術將顛覆傳統制造業。

    “3D打印技術是一種短流程、低成本、數字化、高性能制備構建制造一體化的技術。我認為這種技術確實帶有變革性。”王華明說,3D打印和傳統制造技術各有各的優勢,前者目前并不能取代傳統制造技術。

    對于一些難加工、高性能的大型復雜構件來說,3D打印技術在節省材料、方便加工、縮短周期、降低成本和快速反應等方面比傳統制造技術有優勢。但對于大規模生產而言,傳統鑄造鍛造產業不可替代,3D打印在成本、質量和穩定性上都不能與傳統制造業相比。

    武漢濱湖機電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史玉升則認為,3D打印技術與傳統制造技術并不是對立的,前者能夠有效地提升和改造傳統制造業。例如目前傳統制造業仍然占主流,仍然需要用到模具,用3D打印技術可以任意制作出各種模具。

    不過,目前我國3D打印技術的適用范圍有限,在很多領域的應用還僅僅處于研究探索階段。

    據統計,2010年全球增材制造的產值為十幾億美元,而國內產值僅2億元,說明3D打印產業在國內的作用有待發揮。

    “現在一提到3D打印,就會說到‘第三次工業革命’,我認為兩者絕不能劃等號。其實第三次工業革命已經在發生,3D打印至多是作為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元素或者是組成部分。”王華明說。

    產業過熱難掩基礎薄弱

    無論是否能作為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標志,3D打印技術顯然吸引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短短的一兩年時間里,我國多個地方紛紛建立起了3D打印項目。

    這引發了業內人士對于3D打印產業過熱的擔憂。“應該冷靜地對待3D打印還沒有解決的一些基礎科學的問題。”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總工程師李志強表示。

    增材制造戰略咨詢研究組組長李培根介紹,與國外相比,我國在3D打印的理論研究上有一定差距。此外,我國在3D打印材料方面研究薄弱,而這是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要素;我國3D打印裝備整體性能較差,大部分的3D打印工藝裝備還處于低端水平。“因此希望政府采取專項推進和機制創新,將廣泛的社會資源與技術創新相結合,通過典型的工程應用,帶動3D打印技術的發展,造就一批服務于新興產業的制造工程師,提升我國3D打印產業發展水平。”李培根說。


2018年04月19日

生活用紙行業或面臨產能過剩
噴墨印刷業前景好,有望拉動相關設備需求

上一篇

下一篇

3D打印產業過熱難掩基礎薄弱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波色公式规律